奈奈

佛系写手

慢慢变好7(漠尚)

      尚清华看着漠北君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,望着他的眼神低沉幽暗,一只手钳住他的手腕。尚清华小动物般的危险直觉此刻发挥了作用,整个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,想要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  “大,大王,能不能缓缓,有点太快了吧。。。”尚清华回想起自己文中写魔族的尺寸,什么“粗如儿臂,一手不可掌握”,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菊花不保,顿时哭哭酿酿地向漠北求饶。

      就在尚清华以为漠北君会把他“这样那样又这样”的时候,漠北突然松开了尚清华的手,身子微微向后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  漠北看着眼前的尚清华,莹润的小脸蛋微微泛红,远远的杏眼此刻波光潋滟,含羞带怯地望着她,漠北的心里像被尚清华挠了挠似的,痒痒的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太快了?”漠北略带困惑地看着眼前“娇羞不已”的尚清华。

      “就是。。。就是那个。。。做。。”尚清华支支吾吾,愣是不敢把“做爱”这个词说出来。。。心里止不住地嘀咕:大王怎么能这么闷骚呢,自己行为那么老司机,还非得逼我说出来。

      “太快了吗?人界的画本上不都这么写的么?一起出行同游互相了解之后,互赠玉佩香囊已示情意。”“老司机”漠北被尚清华的态度弄得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 尚清华整个人呆愣在那里,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。回过神,望着漠北那双清冷的眸子,顿时恨不得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  儿子这么一个“纯洁无瑕”的小处男!!!自己才是耍流氓,老司机一个!!!

      尚清华羞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 漠北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块墨玉牌递给尚清华。尚清华只得接来细细打量,只见圆行的玉牌被打磨的光滑顺腻用五色丝线攒着,上面精心雕刻着四朵五瓣莲纹环成一周,中间纂着一行小字,上面写到:欲把相思说似谁,浅情人不知。

     尚清华看着这句心里不由地突突乱跳,像被谁道破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心事似的。半晌,故作玩笑的开口道:“大王不认得人界的字,知道这句诗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 漠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“我虽不识得字,但我到底是“知”的,”末了,漠北顿了顿,不知想到什么,复又抬了抬眼皮,直直的望向尚清华。“尚清华,你“知不知”?”

     浅情人不知,或许在某些事情上,尚清华一直以来都“不知”。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