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奈

佛系写手

慢慢变好11(漠尚)

      漠北和尚清华在屏风后面情难自禁地相吻着,不一会儿尚清华便气喘连连,双眸水光潋滟。

      两人的衣服都略有些凌乱和松散,尚清华更是全身力气全无,两靥红霞乱飞,瘫软在漠北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  漠北的双臂紧紧地扣住尚清华的腰,一动不动。他努力把小腹窜起的火热压了下去,然后动作轻柔地替尚清华整理好衣衫,接着把人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  尚清华躺在漠北怀中,感到脑袋一片混沌,只见电光火石之间,漠北已带着他出了南风馆的大门。

      街上吹拂的微风,泛着丝丝凉意,尚清华有些清醒过来,感到现在的情状实在有点难堪。

      “大王,把我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  漠北瞧了一眼怀里的尚清华,没动。

      “等会儿还想逛逛吗?”

      尚清华摇了摇头,“不了,想回客栈歇着。”

      漠北低声的应了一声。“我抱着你快些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说罢,一手托着尚清华,另一只手拢了拢身披的大氅,将尚清华整个人包裹住,只留下一小部分脑袋,从漠北怀中探出。

      漠北抱着尚清华回到了客栈,他把尚清华温柔地放在床上,然后在床边坐下来。

      灯火摇曳,尚清华偷眼打量着身旁的漠北,从俊秀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梁,最终视线落在了薄唇之上。

      漠北的吻技尚清华不知道好不好,毕竟这种事尚清华也没得比较,但是漠北的吻的确实实在在的让尚清华神魂颠倒,粗鲁野蛮却也不乏温柔。

      尚清华此刻回想起来,心里还是甜蜜蜜的。他眉眼弯弯地望向漠北,轻声感叹到,“大王你这么好,喜欢我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 还未等漠北答话,尚清华便自顾自的嘟囔起来,双腿盘坐在床榻上,一手撑着脸颊,一副困惑不已的模样。

      “我生得呢虽说也算清俊秀雅,但是放眼这个修界却也只是中人之姿。我无父无母,无权无势,还实力低下,被人看不起,被人轻贱。”尚清华想到这,忍不住哀叹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于苍穹山呢,我是个叛徒走狗,于魔界,我是个谄媚祸主惹人嫌烦之人。”尚清华长叹一声,然后向后伸了伸双臂,脸上带着笑,双眼却微微湿润了。

      “大王呀大王,我到底有哪点讨您喜欢?若说是因为我平素多多照顾你、”尚清华似有不忍,却还是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换一个人照顾你、你、你也是一样欢喜别个的。”尚清华微微眯了眯眼,抿了抿眼中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 漠北低垂着双眼,默不作声,宽袖下的手却死死地握成拳,指节用力得有些发白,像是在努力忍耐着什么。

      “你说得有些道理。”漠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  尚清华的心顿时跌沉下来,一颗心,半碎不碎,泪水止不住的在眼眶中打转,他死死地咬紧牙后槽,怕自己一开口便泣不成声,到时更加惹大王厌烦。

     “我知道你庸俗谄媚,贪生怕死,我知道你卑微怯懦,头脑空虚,然而我爱你。”漠北一时间有些沉默,眉头紧锁,似有千言万语,却无从叙说。

      “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,却爱上了你狼狈不堪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 尚清华早已呆愣住了,泪水却从两腮边流下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从来都无从得知,为什么要爱上另一个人。或许是因为我的心上有一道缺口,里面空洞洞的,寒风灌进我的灵魂,冰冷刺骨。我只想找一个形状正好的心来填补它,就算你是个完美的正圆形,可是我的缺口却是歪歪扭扭的,你填不了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评论(14)

热度(63)